浮萍哟

近期关键词:楚留香
请找我玩。

是西汉最靓的崽邦邦邦~

暗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男孩子很好啊。蛰伏黑暗里伺机而动,以杀止杀,极少谈笑。他的眼里有比龙渊还凉的寒气,双手染上过不知多少人的鲜血。恶战之后,他像只小兽,习惯了孤身一人,自己舔伤口。
         直到那学医的小姑娘出现。小姑娘素手白衣,提着盏灯,腰上系着银铃。她手法生疏,小心翼翼问有没有弄疼他。暗香摇了摇头,不敢看小姑娘,生怕自己眼里的寒气散了,让人看去软弱的一面。
         ......这可是他第一次和除了师姐以外的女孩子接触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不用管我,都是小伤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云梦医者行走江湖,怎么能见伤不救?而且你这哪能算小伤?这......诶!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!”
       小姑娘的声音和她的银铃一样清脆,略带温婉和稚气,与师姐们说话风格完全不同,也不偏不倚,刚好像是暗香梦中仙人的声音。所以他才不想听,萍水相逢一场,他就见色起义,一点也不像杀手的作派。
包扎好了,他想走,云梦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他拉回来,叮嘱他要按时找暗香的医生换药。

     他照做了吗?没有。他左手臂上可是他梦中仙人给他裹的,他怎么舍得换掉?...当然还是在师姐发现猫腻之后把绷带拆下来了。
      最近好像有什么活动,听说是暗香和云梦两个门派为了搞好关系在暗香举办的。场面之盛大,恐怖是和金陵的新春比起来也毫不逊色。他嘀咕着怎么搞得那么隆重,又暗暗想着能不能再见那个小丫头一面。碰到筹办活动的师姐时就顺口一问:“师姐,为什么这次活动那么隆重啊?”那师姐脸一红,连忙摆手:“别瞎说啊,我可没有暗恋人家哪个云梦师妹。”....哦,懂了懂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刚想走,师姐却拉住他要给他束发。他从不会拒绝师姐,这次也不例外。他有些犯困,任师姐摆弄他的头发,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,像是憋不住漏出来似的。他一会头,正是他心心念念的仙人!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喜欢师姐帮你在头上戴花呀!以后我多摘点给你戴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师姐在头上擦花已经是常事,这时却被仙人看了去。他还是悄悄红了脸,庆幸自己有面罩挡着。小姑娘和师姐交谈甚欢,好像是故交,他不想走,假装坐在旁边小歇,实则悄悄听着。谈及心上人问题的时候,云梦丫头打趣师姐,师姐也挪耶到:“你还说我呢!都多大的姑娘了你还没有心上人!”云梦小姑娘一下慌了神,连说:“我、我们云梦可是要断七情六欲的,怎怎怎怎么可能有心上人!”
暗香小哥有点失望,他明了他喜欢的姑娘有喜欢的人了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  后来他再没遇见那姑娘一次,他想啊,那姑娘出师之后就会嫁给她的心上人吧,她穿嫁妆的样子一定很好看。那张嘴说话那么好听,吻起来一定很甜吧,还有在交欢事发出的......他连忙止住了念头,那云梦丫头太过纯粹,对她有一点轻薄的邪念都是罪孽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拿不稳刀了,因为心里有所念。那天和云梦丫头聊得起劲的师姐拍拍他的肩,说:“你要是有你想追求的,就去找吧。去武当烧香,去少林拜佛,带她去看华山的风雪和云梦的清潭。我们在暗香等着你的喜事。”他沉默了许久,回过神来问师姐:“我真的还能遇到她吗?”师姐笑了,也没答复。
       他开始收拾东西了,他想去找那丫头。背了大包小包,先去了云梦,暂居了五六天,问了许多与她相似的云梦姑娘,只知道她出师了,不知道她去哪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又去了武当,虔诚烧香,道长们说的话太过于官方,果然也还是问不出什么。他去了少林,对佛跪拜,只求能再见姑娘一面,不求情缘。跪到暮色,他才肯起来。他在少林歇息了一晚上,想去华山碰碰运气,但又想到华山山高路远,姑娘身娇体弱,怕是不会去。
       于是他准备回暗香。路上拦了辆马车,告诉车夫他要去暗香,车夫说:“诶,我车厢里也有位姑娘要去暗香,你们一起?”暗香想了想,这里虽然车多,但是人也多,拦辆马车是挺不容易的,这些天他四处奔走,再让他走路回去是不可能了,就也不介意和别的姑娘一起坐车,反正他也不会对姑娘干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在武当烧的香显灵了,还是他在少林拜的佛祖听到了他的心声。他掀开帘子,仙人正端正坐在较中。仙人见了他也十分惊讶,往旁边挪了挪示意暗香坐在她身边。暗香不从,非要坐在姑娘对面,头埋的低低的。姑娘有些失望,不主动跟他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他先开了口:“你...去暗香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姑娘犹豫了一下,语气中有点委屈:“找你啊。我去了少林去了武当,许了那么多愿,好不容易遇见你,谁知道你连坐在我身边都不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错愕抬头,这次的脸红全被姑娘看到了,他也真切的看得出姑娘的羞涩,他颤颤巍巍伸出手,扶住姑娘的脸轻轻吻下,又连忙松开,规规矩矩安分坐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...我杀过很多人,你确定你...想遇见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们暗香杀的都是该杀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真的不是好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就改邪归我吧,我是好人。”
    他可没想到小姑娘说起情话来一套一套的,不敢出声,又怕失了良机。最后,说了句:好。

     他以为他的一生都只能用刀锋划破黑暗,没想到已经有人代替了他生命中的曙光。

乱七八糟,都是上课的摸鱼。慎入吧。最后一p凑数。
子龙是性转。

备备。私设有个小丸子。画给别人的。屯一下

屯个乔妹。人体有参考借鉴

😢😭😢屯。

人体参考来自人体教程

乔姐嘿..!

一个练习而已啦。